奥飞交棒B站有妖气奔向新世代

(002292)发布公告,将其所持有全资子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100%股权以6亿人民台“有妖气”将从奥飞体系剥离,并入B站生态。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表示,“有妖气沉淀了很多受用户喜欢的原创作品,期待这些头部IP在B站内容生态中获得多元化的呈现。”

这是文娱产业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并购案,看上去发生突然,但实际上又非常合理。交易完成后,B站拥有了更丰富且稀缺的头部国创IP资源,奥飞补充了现金流得以更加聚焦核心业务,有妖气则多了一个对接海量年轻用户的窗口,旗下IP也充满了更多破圈的想象空间。

没有“用爱发电”,B站不会走到今天;同样,没有“用爱发电”,有妖气不会成为中国初代原创漫画带头大哥;所以,在“有情怀”这一点上,有妖气和新东家是高度同频的。

有妖气是中国为数不多持续运营了超过十年的原创漫画平台,从2009年10月上线至今,该平台已累积超过3000万用户,聚集了超过7万漫画作者,连载超过4万部原创漫画作品可以说,有妖气承载了一代作者和读者的青春回忆,至少,很多人是因为有妖气才开始追更国产漫画,它的出现一举打破了日漫垄断国内互联网漫画阅读市场的局面。

只有情怀,还不足以支撑这笔交易,有妖气旗下的头部IP矩阵才是其价值所在。

《镇魂街》、《十万个冷笑话》、《雏蜂》、《虎鹤》、《端脑》这一系列国内漫画读者耳熟能详的作品拥有非常强大的商业变现能力。

其中,《十万个冷笑话》是中国第一部进入院线的二次元漫改电影,其出色的票房成绩让行业认知到,在国内,动画电影可以不仅仅局限于儿童市场,可以说正是有妖气开创了一个新的动画电影时代。

抛开有妖气旗下作品在影视领域的战果不说,其头部作品《镇魂街》在游戏、衍生品、文旅项目等各个领域的商业化业绩则充分体现了有妖气旗下IP无限可能的商业价值。

不是有情怀的事物就一定有商业价值,但有妖气就的确是同时拥有两者这或许是B站最为看重的交易要素,何况将情怀转换为商业价值,本身就会是B站要研究的重要的课题之一。

当下看来,有妖气可以清晰的划分为三个时代:已经过去的“创业时代”和“奥飞时代”,以及今天开启的“B站时代”。

创业英雄往往是耀眼的,所以网上关于有妖气初代掌门人周靖淇的创业故事已然不少,但其实真正值得探究的也许是刚刚过去的“奥飞时代”。

从发掘有妖气旗下IP商业价值角度来看,可以说奥飞在整个“接力赛”的中程,为有妖气赋能不少,但关于如何发展有妖气,困惑貌似一直伴随奥飞早在2018年12月,奥飞就已经通过官方渠道对外释放为有妖气寻找战略合作伙伴的意图,今晚的公告只是为三年前释放的信息画上了一个句点。

回望有妖气2015年并入奥飞版图之时,国内“泛娱乐”概念正是盛行至巅峰的时候,当时正从儿童动漫领域往成人市场突破的奥飞娱乐将有妖气收入囊中也让所有人看到了其成为国内文娱板块龙头的决心。

但接下来的两年,曾经的“泛娱乐”赛道持续下行,至2018年,“泛娱乐”三个字都鲜有人提,整个行业进入寒冬。最后,当年百花齐放的胜景只剩一派凋零,为数不多能活下来的漫画平台几乎背后都有上市公司支持,而有妖气是其中唯一一个是由非互联网公司支持的头部漫画平台。

事实上,对于一个在线平台,流量就是生命,没有互联网背景股东的支持,有妖气在头部平台的竞争中也趋于劣势。

但奥飞相较互联网公司而言,也有着自己的独特优势,就是IP的全产业链运营能力。

放眼国内同类型企业,虽然自称拥有IP全产业链运营能力的人很多,但是真正在IP内容孵化、传播、衍生产业研发、生产、销售都有布局的,其实极少,奥飞处在头部阵营无疑。

在分管IP衍生产业的副总裁罗晓星挂帅有妖气后,奥飞将自己在IP全产业链资源赋能给有妖气的推进速度明显加快,单“镇魂街”一个IP,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除了有新番上线之外,还有着一系列商业化运营动作,网上可轻松搜索到的异业合作就包括和必胜客、欢乐谷、美团、以纯、中手游、创梦等企业合作的十余个案例。

此前,罗晓星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对有妖气的定位有非常准确的描述,他认为在奥飞体系的有妖气,就应该是一个IP孵化平台而非流量平台,因为漫画平台的长尾效应一定来源于IP带来的商业价值,而不是烧流量获得的阅读付费收入。

罗晓星举例到,远高于文字内容获取成本的漫画内容,其平台付费阅读利润率一定是远低于小说平台的,但普通用户在两种类型内容上花费的时间甚至获得的快感,其差距并没有大到去弥补两者之间的成本差。

虽然罗晓星看到了IP平台定位对于有妖气的价值,但他也非常清楚,没有用户基数的IP孵化平台,实际上也是伪命题,所以通过影视化破圈来获取新用户是其解决平台流量短板的重要方式。

新的定位和新的动作让有妖气旗下各IP的市场露出也的确越来越多,以至于行业有声音说奥飞暂时放弃了出售有妖气的念头,但现在复盘,罗晓星提升有妖气IP价值的努力反而促进了有妖气交易的发生。

奥飞在不同场合都曾经把有妖气比喻成漫威。有妖气旗下IP也的确拥有超级英雄的阵容,因为相较于国内其他漫画平台,有妖气旗下的头部作品鲜有纯女性向作品,有妖气也一直以“热血少年漫画平台”自诩。

这其实也是奥飞当初下注有妖气的核心原因之一,因为少年向作品的IP属性要明显强于少女向作品,罗晓星在向媒体阐述内容平台和流量平台不同之处时曾经提到,少女向作品容易为平台引流,但是其商业价值大多在阅读付费环节就嘎然而止;而少年向作品虽然引流作用不及少女向作品,但其衍生价值除了影视之外,还能辐射游戏、衍生品、主题业态等多领域。

有妖气作品的热血少年这个天然属性在流量故事中是弱势,在IP故事中反而是优势。只是当下,奥飞将孵化东方漫威的使命交给了B站。

但B站也的确更具备帮助有妖气IP升级破圈的能力。其实至少在二次元这个赛道上,B站的全产业链运营能力并非就比奥飞弱。

抛开B站拥有的各种线下漫展和活动资源不说,目前B站内部孵化的“会员购”平台,已然成为其用户的首选二次元衍生品购买渠道;更重要的是,B站对国创内容的投入决心,并不亚于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巨头。

内容的孵化、传播和衍生产业闭环,这些B站在二次元领域的优势对有妖气的发展也是绝对的利好,毕竟培育自有IP一直就是所有内容平台的核心任务,于B站也不例外。与此同时,不同资本市场对商誉包容度的不同也给了B站更多战略缓冲去孵化有妖气旗下的IP矩阵,相较于时刻面临商誉减值压力的奥飞而言,B站对有妖气IP的孵化与培育将更为从容。

和漫威不同的是,有妖气的影响力并未达到当初漫威卖给迪士尼时的高度,而这恰巧是B站要去完成的使命;当然,相较于迪士尼收购漫威付出的代价,两者也不具备可比性。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并不标榜自己是中国迪士尼的B站,却在不经意间越来越像一个新时代的内容巨无霸。昨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电话会议上回复分析师的提问时提到B站是中国最适合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公司之一,原创IP内容和版权无疑是B站掌门人拥有信心的原因之一,而有妖气的加入自然也增强了B站在这一有想象空间领域的资源布局。

相较于很多已经逝去、只留追忆的平台,有妖气至少是幸运的:早期有创业团队建立先发优势,中期有奥飞助力提炼IP商业价值,如今又有B站的用户和资源加持而这一切的幸运,也都来自于有妖气历任操盘者对原创平台的坚持,以及他们对原创作者和原创作品的支持。

在二次元这个江湖,情怀离不开商业价值,但商业价值也不能独立于情怀存在。同时,不论哪个时代,只要作者和读者都坚持原创,就一定会有人支持,也会有人获得回报有妖气易主,看似一场多赢交易的背后,实际上也是中国两大动漫巨头之间的一场长跑接力,而这场接力赛的目的地也许就是中国原创漫画与海外同行们的竞技场,选手BiliBili,请加油!

今晚,奥飞娱乐(002292)发布公告,将其所持有全资子公司北京四月星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100%股权以6亿…

摘要:小鸟鲜燕孕妇燕窝聚焦孕妇燕窝细分赛道,助力燕窝加盟商破局制胜。近几年来,大健康成为社会焦点…

2021年是中国新征程的开启之年,也是数字经济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关键之年,今年在一批先进品牌和领…

对于渴望提升职业前景、拓宽视野的中国毕业生来说,出国读研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充满希望的路径。尽管世界各…

弘健康中国理念 为企业家健康护航由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办公室、新华网、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中国财…

万众瞩目的2021《部落冲突》全球锦标赛今日开启决赛,相信各位观众早已迫不及待要享受一场视觉盛宴了吧…

近期,文都教育发现,吉林地区有机构公然冒用我司品牌名称及logo开展线下招生,谎称自己是文都教育授权…

日前,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中国互联网企业综合实力指数(2021)》,并公布2021中国互联网综合实力前百家企…

2021年11月26日,由中国机电装备维修与改造技术协会环卫清洁分会组织的《清洁服务设施运维能力评价规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ight like

© 2022 开云体育官方平台_最新版首页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